谨言.

我在奢望些什么不切实际的东西呢

老子祝自己生日快乐

赶上末班车了qwq
不知道为什么,就把老王写成这样了,你听我解释qwq
以下正文
--------

今晚的月亮很圆,酒也很甜,竹林还是不变,这么笑着闹着苦着累着,又过了一年。
一年对自己来说算什么呢,早已度过了五千年岁月,这一年,不过是弹指一瞬。依旧奋斗在社会主义道路上的自己,身边那位好同志,也早就消逝在了19年前的圣诞夜。19年前的红星,现在也还别在自己的胸前,闪着燎原的光芒。
早先收到小菊的礼物,那个男孩也成长为独挡一面的男子汉了,再也不是那个躲在自己身后喊着nini的稚嫩小孩了。玉兔究竟是捣药还是捣年糕,等到我与你之间再无利益纠葛,伤疤淡去的时候,像当年那样再次赏月的时候再提吧。
怎么又不自觉的回忆起这些陈年旧事,不都过去了吗,提它干嘛。漫漫黄沙掩盖了条条通罗马大路,蜿蜒曲折的路上身旁的人少了一个又一个。都是骗子,说好的一起奋斗同甘共苦天长地久,最后不都是眨眼间各奔东西断的干干净净。
也好,也罢,剩着自己一个人守着自己的子民过着平平安安的日子倒还落得清净。不必想着如何挽回如何了断,也不必夜半翻来覆去计划散落一地彻夜不眠。
只需要想着自己就好了。
轻叹一声,举杯对月,琥珀色的眸子里情绪不明。
“王耀,我祝你生日快乐。”
一饮而尽。

祝你来年繁荣富强国泰民安
祝你来年初心不改一如既往
祝你来年无忧无虑游山玩水

王耀,老子祝自己来年,能有人作陪。
无关爱情无关利益的陪伴。

银色的月光倾泻而下,平时束着的发此时散乱在地上,手中的酒杯滚落在一旁,那红衣的人笑的张扬笑的凄凉,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溢着岁月的骄傲,渐渐的流了出来,与那月色一起,无声淌在竹林的黑夜里。

评论
热度(5)

© 谨言. | Powered by LOFTER